快捷搜索:

只要茶巾干净便足够了

润家茶周边的小故事,邀你来听~

提及“茶巾”,很多人第一反映“不便是抹布、用来擦脏器械的吗?”

着实不然,外表质朴、老是静居一侧的茶巾蕴含着富厚的茶文化,包孕着细微而紧张的待客之道。

日本茶道开山祖师千利休觉得茶巾是极为紧张的茶具。有一位乡下的茶人曾带话给千利休,说想拿出一两金子来请利休协助给买几样茶道具,什么道具都可以。千利休给这位茶人去了一封信,信上写道:“这一两金子一文不剩地整个用来买白布吧。对付静寂的茶庵茶来说,没有什么都可以,只要茶巾干净便足够了。”

“只要茶巾干净便足够了”着实只是一种比喻伎俩,一方面,它展示了茶巾之于洁净效用的紧张性;而另一方面,它作为表达对客人尊重的载体,揭示了“客人本位”的茶道思惟。

在冲泡的历程中,维持全部茶台的整齐是对客人的尊重。茶是至清至洁之物,品茗情况理应是整齐干爽的,喝茶的人也盼望自己喝进嘴巴里的茶是干净舒心的,这样,全部品茗历程才能安心而又惬意。

若是桌面到处是茶水、茶渍,出汤时茶器上的茶汁滑落于公杯,难免给人不卫生之感,其实是影响品茗心情,低落席间客人的品茗意愿。

小小茶巾,生动于茶席上,便于起到这样维持品茗情况整齐的感化,是完备茶事弗成缺少的辅茶具之一。外形为长条形或正方形,材质多为吸水性好的针织棉麻。

主要功用为维持茶器和茶台的清洁干燥,与用来擦各类脏器械的抹布不合,它所擦拭的工具仅限于茶器、茶水和水点,比如擦干茶器外面或底部残留的水,也可用来擦拭洒落在桌面或壶承的水点、茶汁等。

茶巾的应用

■■■

应用茶巾来维持品茗情况的“洁”在我国古代亦早有利用。

唐代陆羽《茶经》写到:巾以絁(shī)为之,长二尺,作二枚,玄用之以洁诸器。

南宋审安白叟《茶具图赞》绘画有“司职方”:互乡之子,贤人犹且与其进,况瑞方质素经纬有理,终生涅而不瑙者,此孔子之以是洁也。

司职方:姓“司”,与“丝”谐音,为丝织物。“职方”是掌握舆图与四方的官名。此处是指用丝织的方形器物,即洁净茶具用的茶巾。

明代张源的《茶录》有一节专门描述拭盏布——吃茶品茗前后,俱用细夏布拭盏,其他易秽,不宜用。

成长到今世,茶巾的功用有了很多延伸,除了维持茶器和席面的洁静,还可起到装饰、部署茶席的感化。这类茶巾每每具有精致的花纹。

茶巾常见的两种叠法

八层式茶巾:折叠茶巾呈长方形放茶巾盘内。以横折为例,将正方形的茶巾平铺桌面,将茶巾高低对应横折至中间线处,接着将阁下两端竖折至中间线,着末将茶巾竖着半数即可。

九层式茶巾:将正方形的茶巾平铺在桌面上,将下端向上平折至茶巾的2/3处,将茶巾半数。接着,将茶巾右端向左竖折至2/3处,然后半数成正方形。

茶巾的摆放

茶巾一样平常放在茶主人桌前的正中心,既不会鹊巢鸠占,也方便应用,摆放时要把茶巾没有折痕的一壁对着客人,把有折痕的一壁留给自己了,让客人看到茶巾最干净整齐的一壁,是一种礼仪与尊重。

及时洗濯晾干很紧张

应用过的湿润茶巾不光是脏,还会孳生很多细菌,应用过后必要及时洁净晾干,包管下次应用时茶巾是清洁干净的。

茶巾的精确打开要领,你会了吗?今后可不要再把茶巾当抹布应用哦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